Dec 262009
 

話咁快,哥哥四歲啦!每逢哥哥生日,以下的畫面都會在我腦海再出現…

2005年,冬至後作動入醫院,陣痛二十四小時後,仔仔平安夜凌晨出世,一家人歡天喜地。十二小時後,負責檢查的醫生走入我病房,我以為好似電視劇咁,佢會恭喜我同Steve。哈!佢竟然一開口,連稱呼都冇,就同我講﹕「你個仔有D問題。」然後一口氣講出哥哥幾個問題,講到阿仔好似外星人咁,我仲以為自己生咗隻羅茲威爾(The alien from Roswell)。

對唔住,我真係接受唔到,要醫生repeat又repeat。醫生話眼睛大和下巴較短會係某種綜合症嘅symptoms之一,但佢又講唔出係乜綜合症,只係話仔仔好有問題,都真係幾嬲。

那一刻開始,我覺得我的人生已完了!生咗個有缺憾嘅小朋友,點算?
那一刻開始,「擔心」已成了我生命的一部份!好擔心小朋友的將來,他會OK嗎?

再擔心,日子都總要過。在擔心的日子裡,學會了堅強,學會了知足,亦學會了世事不會往往如人意。與其問點解,怨天,倒不如努力解決問題。

話咁快就四年啦,那些頻密出入醫院的日子已經捱過咗,只希望仔仔以後的路會越行越順,身體一年比一年好,再冇其他要求。每次當我聽到其他父母在談論如何催谷自己的小朋友時,我從來唔會參與,因為我在哥哥受盡身心的痛苦時,跟他承諾過不會讓他再受不必要的壓力。仔仔,媽媽一定會堅守承諾!